无尽长夜

有各种不良嗜好

Parksborn/短篇/What If…?

脑洞说来就来,一发完。

网页版展开全文有彩蛋。

What If…?

Harry是被一阵失重感惊醒的,他正在睡觉,就像往常一样,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的非常突然,就像床一瞬间消失,顿时失去了所有支撑。

Harry的意识开始清醒,他没有立刻睁开眼睛,事实上这对于他来说有点困难。Harry回想着自己睡前都做了什么,他喝了几杯威士忌,洗澡的时候差点淹死,给Felicia打电话,Harry忘了是要和她说什么,而且Felicia没有接。

看来是个糟糕的夜晚……该死,Harry觉得自己的眼皮被胶水黏在一起了,他根本睁不开眼睛,同样还有他的手,就像被钉在了床上,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

Harry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宿醉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变成这样,他觉得呼吸有点不顺畅,就像被麻醉了一样。

就没人来敲门叫醒他吗!Harry觉得这时候如果没人来把他从床上推下去他可能就要融化在床上了。

“嘿,脑部活动这么激烈……你做噩梦了吗?”

Harry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真的听到了有人说话,他感到一阵轻松,呼吸不再困难,他的神经也终于回到了正常状态,开始听他的话了。Harry动动手指,在下一秒睁开了眼睛。

这不是他家。

这也不是他的房间,他自然不会睡在……棺材里。

还是透明的棺材。

“放我出去!”Harry撑着头顶上的玻璃盖子用他生锈一样的声音吼道,他有点慌,就算是睡觉之前喝了半瓶威士忌还泡冷水澡声音也不应该听上去是这样的,Harry觉得自己好像被切了声带一样,发出的都是气流和牙齿摩擦的声音。

“别紧张,你只是睡了太久,可能有点肌肉萎缩?而已。”

密封的“棺材”打开了,Harry大口呼吸着涌入狭窄空间的空气,对比之下他才发觉自己浑身冰冷。Harry的呼吸在温暖的空气中变得平缓,他抬起自己的手,关节发出一阵可怕的响声,Harry甚至觉得自己已经骨折了。

“虽然检测表示你的骨骼没什么问题,但是我不建议你现在就做太激烈的运动,我准备了轮椅,你会需要的。”

这个声音不陌生,Harry想坐起来说自己不需要什么轮椅,但是他的腰椎尖叫着拒绝了。     

“如果你不忙,不如用说风凉话的时间……把我从这个鬼东西里——弄出来!我还没死呢,Peter,你是不是……很失望。”

话音刚落那家伙就走到棺材旁边,双手托着Harry的脖子和腰把他抱出来,轻巧地放在轮椅上,甚至还准备了一条灰色毯子给Harry。

“为什么我这么冷,这是哪?你干了什么?Peter,回答我。”

Harry感觉好多了,他小心扭动脖子看着周围,一间什么家具都没有的房间,正中央放着那个玻璃棺材,靠墙并排立着大大小小的各种仪器,每一台都在工作着。“这些都是什么?我明明记得我睡着的时候是在我自己的床上。”

“而且你之前还喝了大量的威士忌,洗了冷水澡,对吧?”

Peter的声音听上去真是恼人,Harry想站起来离开,但是他做不到,因为他全身上下的肌肉好像真的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萎缩,还有他现在穿着一套愚蠢至极的白色病号服一样的东西。

“回答我的问题,Peter。”

“你的问题真是太多了……第一,你被冻了七年零四个月,当然比便利店里的冰淇淋还冷。第二,这房子是地平线实验室的财产,第三我什么都没干,只负责检测你体内的病毒和变异基因含量,这些机器就是用来干这个的……还有,我不是Peter Parker。”

Harry有点眩晕,这段话包含的信息的太多了,他接过站在他身后的那家伙递给他的水瓶,打开才发现这玩意儿只能喷出水雾。

“含着喷头,你现在还是别直接喝水比较好。”

Harry疲倦地捧着它,让水雾弥散在他嘴里,这让他舒服了点,刚才说了那么多话,他觉得自己的嗓子已经撕裂了。

“如果你不是PeterParker,”Harry放下水瓶,“为什么你听上去就是他。”

Harry暂时没有得到答案,他被推出了这间屋子,去了一个类似浴室的地方,墙上有一面镜子,Harry被推到了镜子前。

“我猜,也许你想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

“证明给我看我已经睡了七年。”

“Peter猜到你会问这个问题了,他给我输入了一条程序,所以这个问题我有答案……‘你自己摇着轮椅出门看看就只知道了,蜘蛛侠还没本事让整个纽约一起帮他骗人,虽然他为纽约付出了相当多’。”

“程序?”

Harry看着镜子,除了毫无变化的他之外,他只能看见身后那个人白衬衫的领口,还有实验室里穿的白袍。

“我不是Peter,但是他创造了我。”

Harry盯着镜子,看到那个自称不是Peter的人弯腰,好让Harry看清他的脸。

“这,真是个,无聊的玩笑,Pete。”

“很遗憾这不是玩笑,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设定的程序让我不能说谎,我看上去很像Peter,因为我是个拥有人体有机组织的半机器人,看过终结者吗,和T800差不多,只不过我的基因来源是Peter,但我真的不是他。”

“那他去哪了,躲起来然后用仿冒品代替他?”

“Peter”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推着他去了一个看上去比较像人住的地方,里面摆放着一些家具,甚至还有一个书柜,里面摆满了书。

“你可以暂时在这里住,毕竟还需要后续观察,你体内的病毒到底有没有完全消失……所以请不要乱跑,我会很难办,对了,你可以叫我Ben Reilly,Peter起的名字。”

“真正的Peter去哪了?”

Harry终于有机会面对面看到Ben的脸,然而又有谁会相信他的鬼话。

“你是Peter。”

“我不是,我无法说谎。”

“那就告诉我真正的Peter去哪了。”

Ben放下手里的仪器,走到Harry面前,把放在桌子上的报纸递给他。在不起眼的角落里Harry找到了一则讣告。

“编造的理由是车祸,”Ben非常温和地看着他,“其实是……据我储存的记忆,一场恶斗,受伤太严重,器官衰竭,他们想尽办法延长了他的生命,没能彻底挽救他。”

“什么时候?”

Harry觉得自己的手好像在抖。

“在你因为喝多了而且泡冷水澡严重肺部感染住院后的几个月之后,去世是在——对了,Peter还给我输入过一条程序。”

Ben弯曲双腿半蹲,好让自己能和Harry对视,然后他张开手臂,拥抱Harry。

“享受你的生命,Harry。”



“Peter,我想我们需要讨论一个需要面对现实的问题。”

“能不能稍——等一会儿,我几个小时前刚从手术室里出来。”

“我们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Peter,你需要考虑一下,你的那个看护者计划——”

“好吧……”

Peter吃力地抬起身子,抬手增加止疼剂的药量,看着自己的同伴笑了笑,花了点时间重新躺好,吃力地指了下自己的头,说道:

“那么就用我的DNA,我的……大脑,还有PeterParker的所有科技成果……完成这个计划,趁他们还好用。还有……”

“什么?”

“你觉得Ben Reilly这个名字怎么样?”


END.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BE

不许打Ben的主意他是Kaine的!

评论 ( 8 )
热度 ( 48 )
  1. 玅玉律无尽长夜 转载了此文字

© 无尽长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