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长夜

有各种不良嗜好

Parksborn/一发完/Did someone lose his wallet?

生活艰辛,自己给自己发糖吃

半AU,假设他们不认识


Did someone lose his wallet?


Peter捡了一个皮夹。

这对他来说真是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了,毕竟蜘蛛侠除了救小猫和捡钱包,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嘿,老兄,”Peter走到警车旁边敲敲车窗,“能帮个小忙吗?”

车窗降下,不过Peter还没来得及和警察说明情况就被拒绝了:

“抱歉小蜘蛛,今天不行,我们要处理一起银行抢劫案。事实上,我们还希望你能帮我们点小忙。”

Peter手臂靠着车窗弯腰问:“关于银行抢劫的?”

“当然。”

“这个嘛……当然好。”只不过我还没吃早餐呢。

Peter把后半句话咽下肚,但它显然不能缓解饥饿,他的肚子不给面子地发出一阵轰鸣。这实在太丢人了,Peter仰着头假装欣赏蓝天白云,尽管红色的面罩遮住了他的脸,但是他还是觉得不光车里的警察,路过的行人都在围观一个脸红的蜘蛛侠。

“小蜘蛛?”

“天气不错,”Peter发射蛛丝,“那我先走一步,银行抢劫,哈?”

“也许处理完之后我们可以请你吃个热狗什么的,成交?前面两个街区那家银行,你应该很熟的。”

“好吧,成交。”

免费的早餐,没什么比这个更棒的了,Peter把蒙面劫匪倒挂在路灯上,一把扯掉这家伙的黑色面罩。

“你长得还不错,当然了不如我帅,为什么用这个东西挡住你的脸呢?”

“那你为什么挡住你的脸呢!”劫匪向Peter啐唾沫,不小心把口水呛进自己喉咙里。

“哦,我说过了,”Peter把装钱的的袋子丢到警察面前,“我长得太帅……认真的,你竟然偷硬币?伙计,不得不说你是我见过的最笨的银行劫匪。”

“该死的蜘蛛——”

Peter抬手用蛛丝堵住他的嘴。

“不,这听上去一点都不礼貌,所以你最好还是沉默吧。”

“谢谢你,蜘蛛侠,”警察对他挥手,“你能把他放下来让我们带走吗?”

“我本来想多吊他一会儿,让血液回到脑子里,这样大脑才能思考……不过如果你需要,那么马上。”

Peter拽断悬着的蛛丝,在绑匪摔在地上之前织了一张网防止他被摔得鼻青脸肿,警察们迅速围上来把他控制住,然后给他戴上手铐。

“完美的早上。”Peter叉腰感叹道。

“是啊,多亏了你,”警察把罪犯押上车,“那么有机会再见,小蜘蛛。”

“再见,”蜘蛛侠用食指轻点额头致意,“希望我们还是少见面——等等!”

Peter看着绝尘而去的车突然想起来哪不对劲儿,他只能看着变成一个点的警察喊道:“下次见面的时候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热狗!”

Peter喊完觉得有点尴尬,他灰溜溜地离开这里,找了个房顶停下,仔细端详着手里的皮夹。这是个非常精致的皮夹,上面没有任何Peter所知道的品牌标识,显然是纯手工制作的,如果Peter想要知道关于失主的信息,就必须得打开它。

我可不是想做什么,Peter叹气,这是……必须的。

没错,必须的。

皮夹里面没多少现金,但是有非常多的卡。标准的有钱人作风,Peter想,他想看看有没有持卡人信息,或者任何能让他推断出失主身份的线索。

Peter小心翼翼地捏着那张百夫长黑卡*放回原处,心想也许自己无能为力了,这皮夹里除了卡和几百美元什么都没有,一张名片或者照片,任何能证明身份的东西都没有。

“也许我该去把你送到银行去?”

Peter又把那张黑金卡拿出来看看,自言自语:“毕竟纽约能拥有这种卡片的人一个手就能数清楚。”

Peter抓紧钱包,发射一根长长的蛛丝,单手握住飞荡起来。

“嗨美女,你能帮我找到这张卡的主人吗?”

漂亮的经理吓了一跳,看一眼那张卡,邀请Peter坐下。

“这张卡,”经理拿起电话拨号,“事实上今早的确有一位客户挂失了一张签账卡。”

Peter茫然地看着她接通电话和那边交谈着,他对这个完全不在行,而他现在想的就是能立刻回家吃点东西,他的胃已经在抽筋了。

“所以……我可以走了吗?”

Peter的视线跟着经理转,显然这位女士非常高兴,她把卡又递给Peter,温和地说道:

“失主想要见见你,他希望能亲手从你手里拿回他的皮夹,蜘蛛侠先生。”

“蜘蛛侠就可以,”Peter竖起一根手指纠正,“我的粉丝有时候还叫我小蜘蛛。”

“好的,小蜘蛛先生,Osborn先生十分钟之后就到,要来点咖啡吗?”

Peter耸肩,双手搭在大腿上:“呃……你们早上有员工餐吗?”

经理愣了一下,微笑着问:

“您说什么?”

Peter惭愧地看着自己面前精致的小瓷碟和里面的草莓蛋糕,一点把它吃下去的欲望都没有。

“抱歉,现在时间还早,蛋糕店里只有这一种,不知道您喜不喜欢,不喜欢的话等一下我再去买。”

Peter对着经理摆手:“不不不,很好,我喜欢,我喜欢草莓……”

他把面罩掀到鼻梁上,拿起小叉子开始对那个精致的小东西下手,味道不错,Peter必须得承认,咖啡也很好,唯一的问题吃完可能会更饿。

“您好,是的,他在,Osborn先生您需要我们派人给您带路吗……好的,好的。”

Peter用叉子在装饰用的草莓上戳了一下,看到经理向他走来。“怎么了,是不是失主要来了。”Peter问。“是的,Osborn先生马上就会来,而且他希望单独和您见面。”

“等——”

经理开门出去了,Peter挽留的话语和奶油混合在一起卡在喉咙里,他有点绝望,叉子在草莓上戳了个洞。

门再次被打开的时候Peter莫名开始紧张,他拿起柔软的餐巾纸在嘴上胡乱擦几下,捏着纸团把面罩戴好。

“让我看看纽约大名鼎鼎的蜘蛛侠——我打扰到你吃东西了吗?”

Peter很惊讶, Osborn,Oscorp,如果他没猜错,这位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是同龄人的男士就是Oscorp的新任总裁,别问Peter为什么会知道,他偶尔还是看社会新闻的。

“没有,”Peter低头制止自己无礼的注视,摇头,“我能吃上早餐,这还得感谢……感谢银行。”

Harry坐在他对面,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皮夹,取出一张卡,看也没看直接合上它交给身后的保镖,低声打发他离开。

“那……没问题的话我就走了。”Peter觉得自己手心好像在出汗。

“你还没吃早餐?”

年轻又帅气的总裁用食指和中指夹着那张黑色的卡片玩弄,那双令人印象深刻的蓝色眼睛直视着Peter。

看来有些人根本不在意礼仪这种事情,Peter很想抓自己的头发,他觉得很痒,但是又做不到。

“也不算,”Peter放弃一样坦白,“在你进门之前我吃了三分之一块蛋糕,喝了半杯咖啡。”

Peter说这话的时候Harry的视线就没从Peter身上移开过,他似笑非笑地把叉子拿过来,戳穿那个毁容了的草莓,低头看了一眼,送进嘴里。

“味道不错,”Harry抬头,“介意和我一起吃个早午餐吗,蜘蛛侠?”


FIN.


*美国运通百夫长黑金卡,是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于1999年在英国 推出的“百夫长系列签帐卡”的黑金(最高)级别版本,由于其卡面主体色调为黑色所以又被称为“黑卡”。百夫长黑金卡是世界公认的“卡片之王”,该卡定位于顶级群体,无额度上限,持卡人多为各国政要、亿万富豪及社会名流并由美国运通邀请办理,不接受办卡申请。【百度百科】

评论 ( 7 )
热度 ( 137 )

© 无尽长夜 | Powered by LOFTER